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干了副总的秘书
干了副总的秘书
我是一家国外公司的中国分公司总经理,严格来说,虽然我只是一个总经理,但是在分公司这里算是权利最大的一个人,我今年有二十四岁,至于我为什么这么年轻就当上了总经理,还是靠着上一辈的关系。


  我的爷爷和国外总公司的董事长当年曾经是一个学校的同学,他们一起加入一个佣兵团,两人是生死与共的战友,后来他和爷爷都退役了,他留在了俄国接手家族产业,而爷爷回到了中国到处游山玩水。


  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我就做上了这个公司的总经理,说是总经理我也只是代表总公司传达一些命令而已,我根本不了解这些东西,每天除了去公司到处看看有没有什么漂亮的美女,在揩揩油就没有多少事情了。


  今天,我正在办公室无聊的上着H网,看着A片,感觉现在的AV真是越拍越烂了,都没有什么新意,还不如看看小说有比较强烈的幻想,我在公司闲着没事也会在网上写一些H小说,虽然没有那些大神们写的精彩,但是也还是可以入眼。


  我正无聊的看着电脑上耸动的肉体,内容大概是一个母亲在睡觉,而她的儿子偷偷的摸她的丝袜腿,还掏出鸡巴在母亲的腿上面摩擦,然后摩擦到阴道外面,隔着丝袜和内裤继续摩擦,后来母亲醒了,儿子慌张的那裤子盖上鸡巴,然后母亲给儿子口交。


  前面看点到是不错,可一到了后面就没有什么精彩剧情了,这个类型的片子还拍了好几部,都大同小异,编号是UURU系列的,我记得是好像是58到62都是这类型的片子。


  对于我这样一个闲的没事就看AV的人来说,这种片子也只能让我勃起有想手淫的一点点欲望,正当我想是不是该找一个女人的时候,我的手机响了,我一看屏幕,是国外总公司的电话,这个当然要赶紧接的。


  电话是总公司总裁打来的,大意说的就是给我配送了一个俄国秘书,刚刚大学毕业,家里面跟总公司的一个股东有点亲戚,也不好让从一个小人物做起,总公司那边也没有什么闲置的职务,想到当初没有给我配送秘书,就把她给送过来了。


  之后还说了一大堆的废话,无非是问问我最近公司怎么样什么的,我也就跟他讲了半天废话,最后告诉我她已经上了飞机,让我及时去接她,给她安排一下在这边的生活,我无聊的挂断了电话。


  之前一直听说俄国美女都很漂亮,这次可算能见识见识了,呵呵,刚想要一个女人,天上就掉下来一个,希望别是什么歪瓜裂枣,要是那样我就直接把她交给副经理安排。


  我穿上外套走出经理办公室打了个电话给公司的副经理李良“喂,阿良吗,让你的秘书开车带我去机场一趟,公司给我派送了一个秘书过来。”


  李良的回答一直是那么简单,只有“明白了。”三个字,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世界上真的有这种工作狂,难道他们不懂得享受吗?还是工作就是他们的享受。


  李良是我公司的副总经理,公司的一切事物基本上都是由他操办,我只是负责签合同的时候到场等李良和别的公司的老狐狸讲条件,而我就说几句客套的话,最后负责签字,或者接待一下别的公司的老总什么的事。


  如果不是我,总经理这个职位一定是李良的,不过我看他好像无所谓的样子,下了电梯到了公司大门口,李良的秘书何钰正在车上等着我,何钰今年三十多岁,比我和李良都要大,李良今年也是快三十岁了。


  何钰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,她有成熟女人的妩媚,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是仍然很有气质,一头微红的大波浪,穿着普通的黑色OL套装,仿佛散发着一种迷情的味道,我刚到公司时他就是李良的秘书。


  刚开始我以为她不是李良的小蜜,就跟李良有那种上下属关系,后来我发现我错了,李良这个家伙根本就只对工作有兴趣,他对何钰就像对普通的员工一样,没有什么特殊的,这样我就心里开始痒痒了,毕竟如果她是李良的人我也实在不好意思下手,我已经抢了李良的总经理,不能在去抢他的女人。


  何钰坐在驾驶室里看到我出了公司,摇下车窗对我招了招手“杨总,这里。”我上了车的副驾驶对何钰说“何秘书,我们先去景丰机场,现在离飞机到还有三四个小时,我们先在机场里的饭店去吃个午饭。”


  何钰回答我“知道了,杨总。”车发动了,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何钰,今天何钰穿的是黑色的OL工作服和黑色的透明丝袜还有黑色高跟鞋,我越是看越是想摸何钰的黑丝美腿,就悄悄的把手伸到了何钰的大腿那个位置,放了上去。